第1889章 桑洛王庭_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
阅书小说网 > 我的修炼时间和人不一样 > 第1889章 桑洛王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89章 桑洛王庭

  在浓郁的南荒森林之中,一条数里宽的大河穿梭在森林之中,黄色的河水奔腾咆哮,宛如大地之上的黄色绸带。

  河水奔腾咆哮,不断的冲击着岸边。

  在岸边有一条条的支流顺着森林延伸,像爪子一样伸入森林之中。

  沿着支流一直往深林中而去,渐渐的,在支流旁边出现了一间间房屋。

  长着金色、棕色的头发,蓝色、金色的眼睛的桑洛人出现。

  越是往森林里面,桑洛人便越多。

  在森林的深处,一座城市出现。

  无数的桑洛人生活在其中。

  这里的桑洛人居住的房屋不是木屋便是草屋。

  只有在中间那里才有一座用砖石砌起来的宫殿,灰白色的宫殿。

  远远望去,如一个圆形的盘子扣在大地上。

  这里正是桑洛人的王庭。

  宫殿,便是王庭枢纽所在。

  郁灵和闵番来到了大殿之中。

  里面的装饰和和外面差不多,没有人类那种细腻精美。

  这里每一处都彰显着粗犷,砌起来的那些石头,好像随手用泥巴糊起来一样,谈不上任何的美观。

  郁灵看着看着周围灰色的墙面,感受到周围传来的压制。

  体内的灵力仿佛一潭死水一样,没有半点波澜。

  一身实力在这里至少会被削弱三成。

  虽然这样,但郁灵心里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有一些古怪的表情。

  看着周围灰白的巽魔石,她脑海里浮现一个蓝色的身影。

  那个家伙在这里,怕不是要乐晕。

  郁灵身边的闵番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你们两人好大的胆子!”

  大殿两边的桑洛人或坐或站,他们的目光充满了愤怒,死死的盯着郁灵与闵番两人。

  特别是闵番,桑洛人的目光恨不得把它给生吞。

  对于这种目光闵番已经习惯。

  对他而言,他已经成了族人眼里的叛徒。

  他面无表情,坦然的接受着族人那种恨不得生吞他的目光。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族人。

  桑洛人也分等级,不是同一部落,被别人吞并,会低人一等,甚至会成为奴隶。

  至于王族,他们从来都是高高在上,从来不会在意下面人的死活。

  他们凭借着王族的身份,不断的要求下面的付出,付出,再付出。

  闵番来到之后,对着上面一位高大的男人拱手行礼。

  “洛王!”

  安札,如今桑洛人的王。

  坐在上面,几级高的台阶让他可以居高俯视,充满威压。

  “闵番,你好大的胆子!!”

  旁边忽然有人怒喝。

  众人双目瞪圆,愤怒的盯着闵番,“闵番,难道你已经忘记你自己的身份吗?”

  “跪下!”

  拱手行礼,在桑洛人看来是自称圣族人类的那种丑陋的行为,真正的桑洛人是要跪下来行礼。

  面对职责,闵番波澜不惊,他早已经站立在王庭的对立面,双方的脸皮撕得差不多了。

  来到这里,不过是为了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闵番态度很强硬,跪下想都不要想。

  郁灵冷冷开口,“你们一群败军之将也敢叫嚣,跪下,你们配吗?”

  冰冷的话语深深的刺痛了许多桑洛人的自尊心。

  有人咆哮,“狂妄,你以为这里还是你们的地方吗?”

  “这里是王庭,你们圣族人永远都无法征服的地方。”

  桑洛赤裸裸的露出杀意,仿佛要随时冲上来杀了他们。

  有人站起来,发出挑战,“来吧,让我来领教领教你们的厉害。”

  “闵番,你是男人就和我一战!”

  “用桑洛人的方式和我谈谈一战,别用圣族人的手段。”

  桑洛人也不傻,如果真的拼起灵力法术,他们胜算不大。

  如果没有灵力法术,哪怕圣族人也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眼看局势越来越紧张的时候,一直不开口说话洛王,安札缓缓开口。

  冷哼一声,强大的威严扩散。

  他的目光落在郁灵和闵番身上,强大的压力落降下。

  大殿之中的许多桑洛人心里发颤,但同时也兴奋不已。

  安札的实力正处于巅峰,由里到外都散发出强大。

  郁灵也感受到压力,同时暗暗确认安札的实力,至少是炼虚期。

  安札缓缓开口,“没想到血脉不纯的你也能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

  “族中许多人都不如你。”

  安札这话说的是事实,按照桑洛人提升实力的方式,闵番这辈子能够走到类似人族元婴期都够呛。

  现在的闵番实力已经达到了化神期,甚至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对于洛王安札的话,闵番心里感慨万千。

  他能走到这一步,多亏了吕少卿所给的功法。

  吕少卿把天宫门的功法传授给他,加上天地大变,容易修亮,又得到了高人的极点,实力突飞猛进。

  强大的实力让他底气更足,不用东奔西跑,打败了无数个部落,吞并了他们,实力已经可以和王庭扳手腕。

  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王庭也正是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所以才企图用谈判的方式解决。

  面对着洛王,闵番压下心里的紧张,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王庭承认他如今的地盘,承认他对部族的统治,闵番承认王庭的权威。

  说到底,闵番并不想与王庭彻底撕破脸皮。

  这场战争一开始也不是他的部落先挑起的,是旁人先挑起,他的部落不得不反击。

  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发展现在的这个局面。

  闵番目光沉稳,声音低沉,“洛王,你意下如何.....”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sbook.cc。阅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sbook.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