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祖宗相见不相识_全家偷听我心声杀疯了,我负责吃奶
阅书小说网 > 全家偷听我心声杀疯了,我负责吃奶 > 第358章 祖宗相见不相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8章 祖宗相见不相识

  “你还教过弟子?”楼锦棠一脸惊讶。

  “教过呀,学的勉勉强强吧。”陆朝朝摆摆手,一般一般。

  陆朝朝将小树枝塞到楼锦棠手里。

  楼锦棠怀疑的看着她,可昭阳妹妹兴致勃勃,她又不好意思拒绝。

  “树枝能行吗?”

  “我这柄断剑是大哥以前用过的,从剑冢拔出来的。”她可宝贝呢。

  三个孩子蹲在大树下,微风袭来,树叶打着旋儿的落下。

  隔壁演武场传来阵阵口号,而一墙之隔……

  楼锦棠正与陆朝朝学剑术。

  “你看好了哟,朝朝只演示一遍。练到极致,树枝一样能夺人性命!”

  陆朝朝也掰下一根树枝,只有拇指粗,轻轻一掰就能折断。

  不知为何。

  楼锦棠总觉得,她拿起树枝时,混身气势变得有些不同。

  但她只六七岁,却又说不清哪里不同。

  微风起。

  陆朝朝放慢速度,眼神犀利,手握树枝,带着树叶不断的随着她打转。

  楼锦棠原本应付的心思,看着看着,就入了迷。

  明明树枝不含丝毫威力,可她总觉得恐惧。

  不敢站在树枝前方。

  有股,莫名的威压。

  谁也不曾注意到,那颗大树上,有一道道剑气划过,留下一条条无法磨灭的痕迹。

  “看清楚了吗?”陆朝朝额间有一丝冷汗,抬手擦了擦汗。

  楼锦棠眨巴眨巴眼睛:“记住了!”

  陆朝朝狐疑的看着她:“真记住了?”当年星回,她可是连教三遍才完全记下!

  “真记住啦,锦棠练给你看看。”

  楼锦棠莫名多出一丝尊敬。

  她抓起小树枝,当即便唰唰唰练起来。

  虽磕磕盼盼不太标准,但招式却极其完整,陆朝朝满脸惊喜。

  “比我那不成器的弟子有天赋!!”陆朝朝眼神灼灼。

  楼锦棠听得下巴一抬,胸膛高高挺起:“那当然!你那不成器的弟子,怎能和我比?”

  某位不成器战神…………

  “下回,你亲自告诉他吧。”陆朝朝摆摆手,打了个哈欠。

  楼锦棠对剑术极有兴趣,练的满头大汗,直到将陆朝朝那几招完全记下才罢休。

  “朝朝,朝朝,你好厉害。”

  “可不可以再教我几招呀?”楼锦棠越练眼睛越亮,她甚至能感觉到一股微弱的气息,随着树枝挥动而涌出。

  “行叭,闲着也是闲着。”

  此刻的楼锦棠哪里知晓,她抱上了全三界最强大腿。

  这可是剑道老祖!

  被她指点过剑术之人,无一例外,皆是三界强者。

  就连楼家供奉的战神,也仅仅习得几分真传。

  谢玉舟也在旁边抱着根树枝瞎比划,不是划了脸,就是打到腿。

  “记不住,完全记不住。”谢玉舟将棍子一扔,倒在地上躺平。

  陆朝朝嫌弃的瞥他一眼:“幸好记不住,传出去我这老脸往哪搁……”

  我最差的弟子,在神界也混了个响当当的名头。

  谢玉舟谄媚的笑着:“我虽然不会剑术,可我有你啊!”

  “我在外混,我都是报你的名字!”

  楼锦棠累的气喘吁吁,小脸红扑扑的:“那她名字好使吗?”

  谢玉舟一脸无辜:“挺好使的,出门经常被套麻袋。”

  “噗……”楼锦棠笑的见牙不见眼。

  三个娃娃倒在树下,陆朝朝摸着肚子:“好饿啊……”

  突的,陆朝朝从地上跳起来。

  “我有一个大龟甲,用来做龟苓膏如何?”

  “我在北昭吃过,是一道滋补药膳,也算是点心吧。”

  “如今天儿热,放在井里冰镇片刻,再加些蜂蜜,吃起来格外凉爽可口。”说着说着,陆朝朝吸溜了下口水。

  楼锦棠也被勾起馋意,当即带着两人往厨房跑。

  三人又请厨子帮忙。

  直到傍晚,才熬出一大锅龟苓膏。

  吊在井中泡半个时辰,冷却定型后,变得冰冰凉凉,在这炎热的夏日格外消暑。

  “哇,嫩嫩弹弹的,快加些蜂蜜……我爱吃甜口的。”

  谢玉舟迫不及待的大喊。

  “我从来没吃过龟苓膏,是北昭特产吗?”放过蜂蜜的龟苓膏,吃起来甜滋滋的,简直要沁人心脾。

  若练武回来喝一碗,她该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女孩。

  “算是吧,北昭爱研究滋补养身之物。”谢玉舟吃的头都不抬。

  大厅外,隐隐传来喧哗之声。

  楼将军引着客人进门时,正好闻见屋内浅浅的草药香气。

  还带着一股凉意,倒让他多看了几眼。

  “楼将军府中有贵客啊。”苏大人瞥了眼陆朝朝,轻笑着道。

  “孩子来府中玩耍罢了。”

  “苏大人且在厅中略坐片刻,这就命人取来剑谱。只这剑谱……”楼将军顿了顿。

  “前半部分可外传,后半部分乃楼家至宝,还望见谅。”

  苏大人抚着胡子点头:“苏某明白,是我那外孙女对剑术略有兴趣,这才借来一观。”

  南凤羽的小女儿,天赋极高,更有传闻,她乃神女转世。

  一直被保护的极好,外人少有听闻。

  两人聊着,那股清爽气息总往鼻子里钻,好似一身疲惫都被洗清。

  “这是何物?”楼将军问道。

  楼锦棠正要说龟苓膏,便听陆朝朝道:“仙草膏。”

  “苏伯伯,楼伯伯,你们要尝尝吗?”陆朝朝盛情相邀。

  楼将军本就动了心思,丫鬟当即拿着碗上前,给两人装了满满一大碗。

  只一口,两人便露出惊艳的神色。

  不止是口味,而是其中有灵气流转,在体内流淌。

  “好东西!再来一碗!”楼将军几口下肚,当即又来一碗,白日里操练的疲惫一扫而空,甚至有多了丝凉爽。

  通体舒泰。

  苏大人饮了一碗,本就是客,不好多拿。

  “给苏伯伯装一些回去尝尝吧。”陆朝朝心虚,毕竟是人家老祖宗。

  合该给人家尝尝味儿。

  苏大人反倒惊讶,这死丫头竟有几分好心?

  “那便多谢昭阳公主。”神色淡淡,并无多少感激。

  许时芸,在他眼里本就是死人。

  无非,是多活一阵子罢了。

  追杀宁氏和许时芸,一直是他替宫中的妹妹动手!让宁氏和许时芸逃脱,本就是他大意!

  陆朝朝心虚的不敢抬头。

  “应该的应该的。”

  苏大人并未久坐,一会便起身告辞。

  提着食盒朝门外走去。

  心头沉甸甸的。

  老祖宗,您到底在哪里?

  (三更送上,不好意思来晚了,明天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ysbook.cc。阅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ysbook.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